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父女乱伦夜 作者潇洒人生
父女乱伦夜 作者潇洒人生

老婆去世多年,我一直提不起精神跟其她女人结婚,只是自个儿静静地独住
作为一个孤独的人,最开心的,当然是跟自己的家人团聚在一起的时候了。
今天,是海伦──我的女儿的回家探望日,她今天要从学校中回来探望我了。
女儿的回家是一件大喜事,所以,我要热烈地欢迎她,要为她的回家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。
当她开着她那辆红色的小subaru车回到家来的时候,主菜已经准备好在桌上了。
「爹!」
当看到我来到门口接她的时候,她高兴地大叫着向我扑过来。
就在门口,我们父女俩紧紧地拥抱在一起。
「欢迎你回家来,海伦。」
我说。
往屋里走的时候,女儿给我的感觉是惊奇!
尽管她离开我只不过是短短的几个月,但我发现她变了,改变了很多!
离开家之前,她蓄着满头乌黑乌黑的头发,那如流瀑一般的秀发柔软的,起伏的,闪亮地倾泻在她两肩。
现在,那流瀑般的秀发不见了,剪短了!
只是她现在这短短的发型,却令人觉得比以前好看得多,非但入潮流,人也显得比以前成熟多了;以前,她老是戴着眼镜,现在,她的眼镜不见了,换成了隐形的,没有了眼镜,她那双迷人的妙目更增添了无比的妩媚和晶莹;当她进学校的时候,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女孩,但今天她回来,她人长高了,变美了,活活脱脱地变成了一个大美人。
情不自禁地,我不由得多看了她两眼。
「你剪短了头发,为什幺不告诉我呢?」
我说道。
「对,你也注意到了吗?我换了发型了,怎幺样,你觉得好看吗?」
在我的面前,她把身体旋转。
在她转动的时候,我发现,我的女儿那件薄薄衣服里面,竟然没有戴胸罩!
我震惊了,直瞪着她。
该死的,裤裆里面的肉棒竟然在蠢蠢欲动!
为了掩饰我的不安,我连忙说道:「新的发型看来挺不错,很衬你呢。噢,来吧,我已经把晚餐准备好了。但我还是觉得,在吃饭前,你还得梳洗一下吧。」
一走进屋子里,我转身便走入厨房,说是要准备饭菜,但我在厨房中,头脑一片乱哄哄的,什幺事情也干不了,只好在里面到处乱转着,慢慢地平复我那突然生起的性欲。
吃晚饭的时候,我们一直在聊着她学校中的事,现在,我已经可以控制自己那突然激增的荷尔蒙,整个人变得心如止水了。
饭后,我们一起清洁着桌子,她收拾桌面上的碗碟,我忙着清洗。
当一切做好之后,她走进来告诉我,她开了很长时间的车,实在太累了,好想早一点休息。
我吻了吻她的额头,跟她道了晚安。
走进起居室,我坐了下来,打开电视,看起了晚间新闻。
像往常一样,电视中并没有什幺特别的事发生,但我就是喜欢看,我希望自己能够跟得上时代的发展,与时代并进。
看了几分钟的新闻,我便听到海伦在叫我。
我站了起来,沿着她的声音,向着浴室走去。
在门的背后,她在叫我:「爸爸,我忘记拿毛巾了,请你为我找一条来,可以吗?」
我让她等一会儿,就打开衣橱,为她找了一条。
当我转过身来的时候,两眼当即一花,脑袋刹那轰隆…
我的女儿…
我的女儿竟站在浴室的门口,赤裸裸的两腿微微地张开着。
在她的胸前,两团粉粉白白的肉球,就像一个被切成两半的球,分别倒扣在在她那赤裸的胸膛上,就她那雪白的乳球上,乳晕淡淡,就在那淡淡的乳晕上,各自耸立着一个浅红色的,几近透明的小乳头。
她腰肢婀娜纤细,盈盈一掬,小腹平平坦坦的,微微地衬托着她那隆起的阴阜,阴阜一团模糊,乌亮的耻毛密密地布满着,惺惺然地卷曲着,往外伸延着。
她两腿修长、浑圆、雪白,充满着青春的气息,也让人感觉到,野性正从那里往外扩张;透过她那双长开的玉腿,我完全清楚地看到她那水蜜桃的春光!
奇怪的是,她的两腿彷彿成了耻毛的禁地,密密麻麻的耻毛,竟然没有一根延伸到里面去,她的密处光滑一片,颜色稍深,俨然像一个刚被烤透的小麵包!
她就那样赤裸着,浑身湿透着,毫无羞愧地站在那里,等着我拿毛巾过去。
刹那间,我楞住了,两条腿站在那里,动也不能动,就像生了根,只有两只眼睛圆圆地睁着,一眨不眨地尽瞪在她那赤条条的肉体上,我的目光,就算是我自己,也说不出有多幺的贪婪。
狼狈极了,但我却无能克制自己!
看着我那窘迫不安的模样,她反而开心地哈哈大笑了起来:「发生什幺事啦?看你,有什幺好大惊小怪的,难道以前你没有看过女人的裸体吗?没有看过我这个女儿的裸体吗?」
一边说着,她一边毫不在意地赤裸着她那具散发着青春气息的胴体,向着我大步地走过来,神情自然,从我那微微颤抖的手中一把接过毛巾,往身上便抹着。
「话虽然如此说,」想不到我愚蠢得如此,竟在她的面前表示抗议道,「但我最后看过的时候,相信并不是这样的模样吧!」
她又大笑起来,用毛巾紧紧地把她那具雪白的胴体裹了起来,说:「我想,不会变得那幺厉害吧。不过,假如我这样会让你不安的话,我向你道歉,爸爸。」
她并没有进浴室中,反而踮起脚尖,在我的脸颊上吻了一下。
很明显,她的眼神有种说不出的神秘,神秘的眼神中却又带着一丝丝的狡黠,一种说不清的韵味在她的眼睛里流动。
吻了我,她便转过身,往自己的寝室走去。
就在那一瞬间,我满脑子不由得又是一浑,两眼不由自主地再次朝她那裹在短短的浴巾中的身体看过去,好像被磁石所吸,一直瞪在她那倏地往外隆起的部位,从它那一隐一显中,猜着它那的圆厚,肥大!
不知不觉中,我的胯下又开始反应起来了。
走进了我的睡房,我的心里直泛涟漪,原本已经牢牢地被我控制住的性欲,又再次氾滥起来了。
虽然,我两眼看着电视,但只有天才知道我看到的是什幺!
裸体,是裸体!
是我的亲生女儿的裸体!
很明显,女儿已经一个成熟了!
她从一个幼不更事的小姑娘,变成一个丰韵而善于挑逗的女人了。
但那又怎幺样,到底,她是我的女儿呵!
我拚命地责骂着自己,不敢再看,也拚命地不让自己去想,独自躺到床上去。
但是,刹那间的际遇对于我来说,其吸引力确实太大了。
我本来早己平静如水的心,开始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她那雪白的身体,想起了她那雪一般白的乳房、玫瑰一般美的乳头、长满着浓密而柔软的耻毛的阴阜,还有她那个结实、圆厚、紧紧地绷拢着的屁股,我再也受不了了,胯下那不知羞耻的小家伙竟然一下子弹动起来。
我的手不知不觉地摸到下面去,握着那早己经勃起的肉棒,一边沉迷对在女儿的肉体的美妙幻想中,一边自个儿在手淫着。
多美妙!
我越想越兴奋,越是兴奋,我的手就上下抽动得越快。
受不了了!
我真的受不了了!
快,高潮快要来临!
正当我的手在不断地加快速度的时候,突然,门一响,「呀」地一声被推开,在门口,出现了我女儿的身影,她身穿着睡衣,正俏生生地站在那里,小嘴半张,神情惊讶,正在静静地看着我,一动也不动。
空气,当即凝固起来我,我的手仍然握着肉棒,肉棒仍然坚硬地挺立着,脑袋轰隆地一声,再也不敢抽动。
只是「噗」地一声,一股股浑浊的液体,不适时宜地从我那根仍然坚硬无比的肉棒中喷射而出!
一下子,我不知道该怎幺办才好!
刹那间,海伦的表情须不断地变化着:震惊、不信,最后竟然是一股浓浓的谅解。
她竟然对着我微微一笑!
羞愧、不安、震惊之后,我为女儿的笑容迷惑了,因为,我看得出,那是一种理解的笑容,也是一种暧昧的笑容。
更出乎我意料之外的,她作了一个我完全意想不到的动作,她转身把床头的灯光调成一片的柔和,两手慢慢地往下分开,披在她身上那件薄薄的睡衣,随着她手的伸开,徐徐地脱离她的身体,缓缓地向着地上滑下去。
她一边脱着衣服,一边向着我的床走过来。
现在,轮到我大吃一惊了。
手仍然握着肉棒,嘴巴却张得老大!
她不管我的惊讶,两眼只管紧紧地瞪着我,不断地脱着衣服,不断地向着我走过来。
看她的模样简直像一只母狮,一只正在发情的母狮,一只正要捕猎自己的猎物的母狮。

百站百胜: